「哲思」“无用之学”真的是没用吗——以《论语》为例|曾海军

时间:2018-09-14    来源:儒家网

「哲思」“无用之学”真的是没用吗——以《论语》为例|曾海军

“无用之学”真的是没用吗——以《论语》为例

曾海军

来源:《成都日报》

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七月廿六日庚子

耶稣2018年9月5日

什么才是无用之“大用”

小女暑期终日无事,只想在手机上看微视频、在平板上玩小游戏、在电视上追偶像剧。

我没法时时管束她,规定她必须背《论语》十章而后可看电视剧两集,或读《诗经》十首而后可玩游戏两小时。

她坚持了几日就懈怠了,质问我读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呢?我没法向她解释有什么用,说这些是“无用之学”,也不是不可以。

但要解释为什么“无用之学”也还要学,这就更加困难了。当解释难以奏效的时候,权威就得出场了,因此做父亲的不能没有权威。

难以解释也不是不能解释,若女儿长大了,我想是可以解释清楚的。严格来说,“无用之学”的提法并不十分准确。

这种提法是怎么来的呢?大概有人觉得,老问有没有用会变得很俗气,换个问法是不是好一些呢?

就以读书为例,有的书读了用处看得见,有的书读了就没觉得有什么用。可人们都说了,读书不能太功利,不能只抱着有没有用的态度读书。那该怎么办?专挑没用的书读吗?也不是,什么书没用就读什么书,这就更荒唐了。

想问有用怕太俗气,想问无用怕太荒唐,这不就左右为难了吗?有个很时髦的说法叫“无用之大用”,似乎能解决这个困境。

“无用”表明不斤斤计较于是否有用,“大用”则让自己可以显得脱俗一点。可这只是一种错觉,“无用之大用”是用词上的障眼法,这一说法经不起推敲。

无用就是无用,不能说无用又是一种不同的大用,这不科学。有人表示不服,以为这个意思早料想到了。

那就说点料想不到的吧。“用”是对“体”而言,而不是对着“无用”来说的,理学家讲“体用一源”即是。不想变得事事都斤斤计较于是否有用上,这种心意是好的,但不能因此朝向“无用”。

热门文章推荐

阅读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