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秦可卿的葬礼穷奢极欲,贾敬的葬礼却非常简单?

时间:2018-09-14    来源:栖鸿看红楼

从辈分来说,贾敬是爷爷,秦可卿是孙媳妇;从身份来说,贾敬是承过爵、让给儿子的退休官僚,秦可卿却是没生过孩子的年轻妇女,丈夫贾蓉也是在她死后才捐了个官。但是秦可卿的葬礼极尽奢华,贾敬的葬礼却简单得近乎寒酸。这是怎么回事呢?

为什么秦可卿的葬礼穷奢极欲,贾敬的葬礼却非常简单?

从艺术上说,这是作者故意安排的,一个是贾家极盛期,一个是贾家衰败期。但艺术的安排也需要符合现实的逻辑,《红楼梦》可不是生搬硬套的低劣作品。

秦可卿的葬礼,在元春封妃的前夕。硬要说二者之间有政治联系,那是阴谋论者的梦话。但元春封妃是贾家命运的高峰,此前此后,贾家的活动都有极盛之状。不光是秦氏的葬礼上有四位王爷、诸多权贵到场,就是清虚观打醮这个普通的活动,也吸引了众多目光。

元春花一百二十两银子打三天平安醮,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宗教活动。只是因为贾母一时兴起,想去看戏看热闹,也带着众孙子孙女孙媳妇外孙女,才显出盛大场面。而冯紫英、赵侍郎等“一应远亲近友、世家相与,都来送礼”,弄得见多识广的贾母,也有点后悔惊动众人了。

为什么秦可卿的葬礼穷奢极欲,贾敬的葬礼却非常简单?

贾母什么世面没见过?却没料到打醮闲逛,也惊动了这么多人。究其原因,清虚观打醮和秦可卿葬礼一样,都是官场中人对如日中天的贾家的讨好或者笼络。而贾家的如日中天,又和元春封妃密不可分。虽然秦死之死是在元春晋封之前,但封妃不是突如其来、心血来潮,而是有一定的铺垫和准备的。如果说贾家众人对此毫无准备,甚至被宣进宫还不知悲喜、惴惴不安,也只能说明贾家对时政的隔阂。或者干脆说,贾家人做官的不少,但真正把心放在做官上的却不多,甚至根本没有——大家都忙着享清福或者享艳福去了。

到贾敬的葬礼,当然是贾府的衰败期,但也远远没到了一败涂地的程度。为什么寒酸,主要是因为没有达官贵人送葬送祭。而达官贵人的制度,则主要是跟宫里的老太妃的丧礼撞到了一起。

老太妃薨,按制度“凡诰命等皆入朝随班”,连贾母、邢王夫人、尤氏和王熙凤都要入朝,秦可卿的后任、贾蓉的续妻许氏也在此列(贾蓉还是在秦氏丧事时捐了个官,算是官员的身份)。除了尤氏托辞请假,贾家的官身妇女几乎被一网打尽。贾府中只剩下寡妇李纨、带着三春二玉和亲戚薛家母女。也就是说,不是达官贵人不来参加贾敬的葬礼,而是连贾家人也有许多缺席的,他们有更重要的场面需要去应付。

为什么秦可卿的葬礼穷奢极欲,贾敬的葬礼却非常简单?

长孙媳秦可卿死,贾敬不肯回家看一眼;自己过生日,不允许儿子来拜寿,更不肯回家受礼;贾敬一心抛却俗务、割离红尘。到他的葬礼冷清,说不定,也正符合他的心愿呢。

热门文章推荐

阅读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