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丨王进:对作为一种“政治哲学”的阳明心学之省思——徐复观《一个政治家的王阳明》发微

时间:2018-10-03    来源:上海儒学

对作为一种“政治哲学”的阳明心学之省思

——徐复观《一个政治家的王阳明》发微

作者简介丨王进,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教授、贵州阳明文化研究院研究员。

原文载丨《浙江社会科学》,2018年01期。

摘要

出于现代新儒家思想的心学传统和现代性的处境,徐复观力图将阳明心学构建为一种普遍性的“政治哲学”,使之能够成为现代政治实践的原则和指导。因此,徐复观极力反对方东美以西方哲学的“架子”、“格套”来解释阳明心学,认为这样的解释容易将阳明心学流入玄想和思辨的概念游戏,从而使之失去对现实政治的指导和构建作用。政治实践要求在现实政治生活中进行具体的实践(“事功”),所以必须要求阳明心学在自身思想内部为“事”提供坚实可靠的根据来源。徐复观基于阳明“知行本体”的论述,对“知行合一”进行了创造性的诠释,认为“致良知”即是“知行合一”,本质上两者具有相同之内容,不仅推翻了流行的阳明“为教三变”的传统观念,而且为“事”在阳明心学中确定了根本核心地位。由于思想本性上的现代性,徐复观所建构的阳明及儒家“政治哲学”始终有限。

近五年来,在国家的倡导之下,阳明心学突然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和重视,大有成为“政治哲学”的趋势。但一个前提性的首要问题却尚未得到充分关注和思考——阳明心学能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成为一种改造现实的“政治哲学”?无独有偶,早在近四十年前,徐复观先生就曾努力将阳明心学塑造为一种“政治哲学”。回顾这一思想事件,或许对于我们深入思考这一问题不无益处。

1979年,在一篇关于王阳明心学的文章中,著名现代新儒家徐复观先生在评述同为现代新儒家的方东美时说:“凡属方东美这一类型的哲学家,都不能把握到儒家的命脉。”这样的断语让笔者相当震惊,因为众所周知,方东美先生一生倾情于儒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研究,其思虑之深,其著述之繁,其贡献之巨,世人敬仰,怎么能够说其“不能把握到儒家的命脉”呢?如此剀切果断、釜底抽薪之言,让我们不由得心生疑惑:难道方东美先生这样的儒学大家,对于儒家的思考、研究和论述,都是道听途说、隔靴搔痒?此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为何徐先生要在关于王阳明的文章中申明此意,其目的何在?这样的惊讶与困惑促使笔者对徐复观先生的结论由来进行考索究竟,以期能够获得新的启示。

热门文章推荐

阅读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