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男性权力斗争中的女性

时间:2018-10-03    来源:

张艺谋导演的新作《影》一改他新世纪后的几部历史剧的人海战术,开始做减法,从影像到配乐,从故事的叙述到参与其中的角色。如果我们大略地梳理这部电影中的主要角色,其实并不超过十位(豆瓣电影的“演员”一栏列出八位),而其中核心角色也仅仅两三位而已。在这不足十位的角色中,出现两位女性:沛国长公主青萍与都督子虞的夫人小艾。

在这场男性的权力斗争中,这两位既在其中又被排除在外的女性角色被建构成一面镜子与假面,见证着男性-权力的运作和斗争,其中的肆虐与血腥以及她们所遭到的利用、排斥、沉默与迫害。因此本文希望通过对于这两个女性角色的分析,揭露于传统集权制度中的(男性)权力与性别之间的复杂关系。

《影》:男性权力斗争中的女性

一、女性这面镜子与假面

现当代西方女性主义的研究已经发现,传统性别制度建构在一系列不平等的等级制中,而男/女的二元对立则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社会、思想以及权力这些诸多高楼中的地基(张念《性别之伤与存在之痛》)。这一二元对立的性别结构在西方传统思想中源远流长且历久弥新,因此当法国女性主义哲学家露西·伊丽格蕾在分析现代的诸多西方哲学思想时依旧发现这一古老的暗流(露西·伊丽格蕾《他者女性窥镜》)。伊丽格蕾指出,“女性”被建构为一个幽暗的“洞穴”,用以作为男性(理性)发掘前的原始空间;“女性”被建构成一面白纸,用以作为男性欲望于其上的书写和记录的历史文献;“女性”被认为是一切“非男性”的特质集合体,于是她们被认为是非理性的、私密、敏感与难以被表征的……

而区别于西方传统的性别本质主义倾向,香港研究者周华山等指出,传统中国的性别观念与其截然不同(周华山《阅读性别》)。在古人看来,“性别”并不是一个本质性的社会存在,而是某种伦理式建构,即随着个体处于不同的集体之中而会随之形成不同的性别气质。“女性”并非作为“男性”的绝对差异的他者而存在,而是作为一系列生命过程中不断流变的身份角色——如女儿、妻子和母亲等——存在。不仅如此,由于它并不存在本质的、绝对的表述,因而其甚至可以成为某种可以跨越的社会功能角色(戴锦华《性别中国》)。

热门文章推荐

阅读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