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诡的是:林冲和武松一个忍,一个烈,却殊途同归

时间:2018-10-11    来源:最终我失隐

吊诡的是:林冲和武松一个忍,一个烈,却殊途同归

林冲在沧州道的酒馆听说了柴进乐善好施的名声,上门来拜访,林冲这样自报家门:「〖相烦大哥报与大官人知道,京师有个犯人迭配牢城姓林的求见。〗」

从这段自我介绍就可见林冲的谦卑,他一没有说自己做过教头,二没有报出姓名,只说自己是个犯人,姓林。他不想在人前托大,仰仗自己的名声做敲门砖,因为林冲是个讲究个人尊严的人。因此,他也不强求,听说柴进不在庄上,便告辞离去了。

吊诡的是:林冲和武松一个忍,一个烈,却殊途同归

谁知却在半路上撞到了打猎归来的柴进马队。林冲心里猜到那人多半是柴进,却「不敢问他,只自肚里踌躇」。林冲的性格的一大特点就是「踌躇」,内心天人交战,左右为难,无法定夺。正如他妻子在岳庙被人欺侮,他愤怒地将那人肩膀扳过来,却发现是高太尉的儿子高衙内时,心里固然怒火万丈,那拳头多想轰在高衙内脸上,终究还是软了下去。一个动作之间,就费了多少踌躇!

跟林冲的相见,是柴进在《水浒传》中的首次出场,因此作者着意地要将他皇室后裔的气势与小孟尝的气度铺陈、渲染出来。

吊诡的是:林冲和武松一个忍,一个烈,却殊途同归

光是描写柴进的那段唱词中,就用晋王李克用和汉武帝刘彻来形容柴进的威风(我怎么老把“柴进”打成“差劲”)。

热门文章推荐

阅读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