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李秀成及其《自述》

时间:2018-07-11    来源:善本古籍

关于李秀成及其《自述》

李秀成亲供手迹

我所翻译和研究的版本是1962年台北世界书局出版的《李秀成亲供手迹》,即原稿的影印本,与吕集义先生的《忠王李秀成自述校补本》大致相同,但吕先生抄写曾家给他看的原稿(可能不是全部)比《亲供手迹》少两千八百字左右。《亲供手迹》是用两色影印的,可以清楚地看出曾国藩所删除和偷改的词句。

这本《亲供手迹》到手以前,我一直认为李秀成在生前最后几天的经历总有什么解不开的迷题:就是说,根据当前所有的历史资料,关于李秀成的思想、行动及立场总有些不能了解的问题:因此在自述原稿尚未公开揭露之前,对于李秀成的历史估价就不能下结论。我想在中国也曾有不少人,因为不愿意承认—位极出名的太平天国革命英雄会对敌人有如此不顽强的态度,就怀疑曾国藩把《自述》某些“革命”的部分删去。我当时的看法基本上是这样。阅读《亲供手迹》之后,我首先感到的确“忠王不忠”。后来,经过进一步考虑分析,我认为这个结论太简单化而不够客观。

关于李秀成及其《自述》

《李秀成自述》是太平天国最重要的内部历史资料之一,这当然不是说它很完满地反映和结论太平天国的一切。在我看来《自述》最大的价值:—是它反映李秀成一人当时对于太平天国的看法,二是反映李秀成个人的思想及立场。而且,既然李秀成是太平天国后期最重要的领袖之一,他的思想与立场必然在某些程度上反映太平天国的性质、后期的变化及历史意义。

在这里不准备谈李秀成的活动及其功过,只要从《自述》中看他被俘后的思想与行动。我在考虑这些问题时总有另一个问题在脑里,即“李秀成既然如此,对于整个太平天国运动说明什么?”在我说来这仅仅是问题而已,还没有得出完满的解答。

对于任何历史资料应当首先考查它的来源、产生的情况等等。《自述》当然不是李秀成在一生的黄昏年月安安静静地写的“回忆录”,而是在天京失守、天王病死、自己被俘时、在敌人的木笼中,为敌人的眼光而写的。在这样情况下,李秀成比较强调太平天国的缺点及失败的因素,而较少“歌颂革命”是很自然的。如果他写《自述》是因为对敌人有所要求(这问题下边再谈),那么不“歌颂革命”也不足怪。况且《自述》所述多半是1856年领导集团内讧后的历史,即李秀成掌握兵权的时期。而这一段显然是太平天国运动衰落的时期。所以《自述》基本的语调是丧气的,因而有人说李秀成以消极悲观的态度污蔑太平天国革命。但是,如果承认太平天国、尤其在领导集团发生内讧后有严重的内部问题,就不应该把李秀成这些话认为仅是一个人的“悲痛丧气”的哀悼而不加以考虑及讨论。

热门文章推荐

阅读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