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风:上柘皋的路,五里一徘徊

最忆是巢州最忆是巢州 社会 2020-10-17 13:09:56

作者:方培松

利用休假的时间回了趟老家,乡村公交很方便,两块钱车费,这在以前很难想像。回途选择步行回柘皋,清涧到柘皋直线距离约12公里,之所以要走回去,基于一种情结。三十六年之前,这段路常走,老家人上柘皋也大都走着去。我们上柘皋中学两年的时光,每个星期六步行回家,然后星期天下午挑着米和小菜步行回学校。时光荏苒,旅途的情景历历在目。每当想起来,总想走一次,重温当年求学之路。

清涧老街已看不到老街模样了,没有光滑的青石板,也没有乌黑的木板门,窄窄的小街两边也没有商店酒肆。清涧逢集一、四、六、九,更古不变。逢集时四面八方村子人涌来,两边商品摆得满满当当,牛行猪行人声鼎沸。茶馆也坐满人,一两碟凉拌小菜,三四个点心,茶水不限量,边吃边聊,坐上大半天。现在清涧修了情侣路,也建有亭台,有点新农村的时尚味。

穿过清涧集,往周儿岗方向,是一段土路。现在村里人上集大都是坐车,或者骑车了。村村通公路,原来的大路现在走的人少。站在高岗上,四周一片金黄,收割机隆隆声,向秋天发出收割总动员。上学的时候周儿岗到前面的甘店要拐几个弯,村子离得又很远。有一段路四周是岗,走进去有恐怖感。不知道那时候甘店同学怎么走这段路的。好歹现在是水泥路,村子有人家盖的房子接近路边了。

甘店在记忆里大部分是茅草房,泥巴路被牛们踩得深深浅浅的脚印。常常有狗在路边草垛上可能睡觉,很少有叫吠的。那时候走的人多,狗见怪不怪了。现在大都是楼房,老房没拆,大青瓦房依偎在楼房边上,像老人佝偻着腰。村里人不多,大多门锁着,看得是外出打工了。橙红的柿子错落有致,兀自挂在深秋里。喜鹊,班鸠,麻雀是主角,看见来人,兴奋得从这边树枝跃到那边屋顶。有家屋里传出小道戏的声音,这是乡音;门口的水泥地面老人正翻晒稻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