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当个普通人吧”

光明日报光明日报 社会 2020-10-17 13:11:15

我叫沈丞晴,24岁,天津市北辰区人,目前在天津体育学院特殊教育专业就读。从出生那一刻患有脑性瘫痪综合症,这是一种几乎不可治愈的中枢系统的病。它会影响我的语言能力、手脚运动,在高中的时候我又失去了听力。我的残疾证上标注了三项:肢体残疾、听力残疾和言语残疾。目前受肢体障碍和听力障碍影响较大。

从小,我不愿被当作特殊儿童对待,尽管很多人很多老师认为,对我最重要的是康复,不是学习。可我还是在普通小学、中学顺利地完成了学业,并如愿通过高考学到了理想的专业。我交到不少朋友,其中有健康人,也有身障人士。我认为,这得益于我与所有孩子一样的学习成长。

生活中有很多障碍,于是,基于想要发声和解决问题,我创建了少数派志愿者团队。我们开始试图让散落各地的残障人士联结在一起,让更多人走出家门。

记得我成年后第一次独自去北京,和朋友约好去国家博物馆,路上因为没有无障碍指引,我和朋友从博物馆后面探索了很久,最后发现无障碍通道和一般的安检通道在两个方向,我和非残障朋友需要分开走,平时朋友独自走需要20分钟的路,一个半小时我们才通过。

如果你问我,会不会经常疲倦或者心累,以至于想放弃?

我的回答是,大多数的时候是没有的,因为我感觉很像是在打通关游戏。游戏的要素是未知、探险、任务、刺激、有意义。这些要素在投身残障事业的时候都有体现。

时而的难过并不是因为我和别人不同,而是因为很多设施好像不是为所有人设计的,规则也在没有依据的情况下人为地制造障碍。当我遇到障碍,发现设计者、规划者没有考虑多种群体的需求,这时候心里会有被忽略的感觉,所以会比较难过和失望。

沈丞晴在香港乘坐无障碍出租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