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社科院章寿荣副院长做客《新华日报》共谈总部经济

江苏经济报江苏经济报 社会 2020-10-17 13:25:55

作为外向型经济大省,江苏“总部经济”持续释放着“磁吸力”。截至2019年底,全省累计认定跨国企业地区总部与功能性机构258家,总量居全国前列,发展规模持续扩大、功能形态不断完善。今年以来,在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我省南京、苏南等地,“总部经济”显示度不断提升,随之释放出的“总部效应”,愈发坚定了各地融入全球产业链高端和创新链核心的决心。

后疫情时代,如何把握优势,加强规划引导,不断提升总部经济的“乘数效应”,为江苏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加强大的动力?新华日报记者近日对我院副院长章寿荣研究员等三位业界专家进行了专访。以下摘编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记 者:后疫情时代,总部经济如何释放活力?

章寿荣:总部经济作为价值链的高端环节和主导部门,是当今推动世界区域和城市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后疫情时代维护产业链稳定运行和推进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抓手。概括说来,至少可以通过三条途径来释放其活力:

一是基于集约发展和创新要素集聚的总部经济,有利于加快经济发展方式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总部经济突破了资源、能源、土地和环境等要素供给制约,缓解了经济发展与自然资源环境之间的矛盾。而总部经济对人才、知识、技术、信息等创新要素的需求也加速了创新型经济的发展。

二是基于现代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总部经济,有利于推动产业结构升级。总部经济的主要内容是价值链两端的研发、设计、品牌、营销、物流、商务、金融等生产性服务业,具有更高的附加值,是产业发展的高级形态,是现代化经济体系中的核心部门和中坚力量。

三是基于国内价值链构建和延伸的总部经济,有利于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在疫情冲击的全球化新背景下,原本跨越国界的产业链逐渐呈现纵向缩短和横向集聚态势,再加上我国拥有的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使得通过构建和延伸国内价值链来发展总部经济成为必然选择。

记 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国内外环境的变化对江苏总部经济有何影响?

章寿荣:疫情以来,国际市场需求低迷和国际投资萎缩给江苏开放型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压力。但令人欣慰的是,今年以来江苏外资逆势增长。按商务部口径,今年1-7月,江苏实际利用外资136.6亿美元,同比增长0.7%,继续名列全国首位。国家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为江苏外资结构优化升级提供了很好的契机。一方面,江苏应当利用外资的基础优势,不断提高引资质量,加快创新要素集聚。另一方面,江苏应当进一步重视开拓和依托国内大市场,逐步将加工生产制造基地转移到中西部或周边欠发达地区,自身则致力于发展以生产性服务业为主体的总部经济,积极培育“链主”企业,以总部经济来促进“江苏制造”转型升级。

记 者:长三角一体化中,江苏发展总部经济如何凸显优势和特点?

章寿荣:发展总部经济的优势,关键不在于劳动力、土地等初级生产要素禀赋的比较优势,而在于一个区域或城市所拥有的人才、信息、技术、知识等高级生产要素的竞争优势,以及创新服务环境和创新平台载体等基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江苏发展总部经济的优势可能主要包括丰富的科教创新资源、突出的区域创新能力、优越的开放平台和高效的政府服务等方面。除此之外,苏南苏中苏北的区域差距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构建国内(区域)价值链,也是江苏发展总部经济的优势之一。

发展总部经济要实施差异化发展,可立足江苏发达制造业基础,建设一个“总部基地+制造基地”的产业生态集群。着力点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要以苏锡常、宁镇扬都市圈一体化为抓手,立足工业化、城镇化基础和外向型产业优势,吸引制造业研发总部集聚,打造世界级产业创新中心;另一方面,要立足地理和交通优势,大力发展枢纽经济。

记 者:相对省会南京和苏南地区,苏北和苏中城市有否发力总部经济的优势?

章寿荣:只要是具有较高要素集聚度和较强辐射力的区域中心城市,都具备发展总部经济的基础条件,关键在于选择发展什么样的总部经济。根据最新统计数据测算,从生产性服务业细分行业来看,与苏南苏中相比,苏北地区在交通运输业上规模占优,批发零售业和交通运输业的专业化水平较高。因此,苏北地区可以围绕这些传统生产性服务业行业部门发展总部经济。考虑到总部经济对创新要素集聚的要求,在区位选择上,可以以每个中心城市的高新技术开发区为重点布局来发展总部经济,从而形成区域发展的新增长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